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行业的“集体焦虑迷茫及盲从”,正在被打破!

“2018年似乎过得特别焦虑和迷茫!”——某陶瓷品牌企业的销售总监发自内心的感慨,似乎喊出了所有陶瓷人的心声。

 

事实上,最近几年,陶瓷行业始终在转型的阵痛中挣扎,伴随而来的是集体焦虑情绪的蔓延,是集体迷茫和可怕盲从现象的频发。

 

市场变化诱发迷茫和焦虑,迷茫和焦虑则致使盲从行为的产生。

 

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现象是有目共睹的:

 

 

譬如,市场部的频繁更迭、销售部的集体换血、企业高层的大规模重组、合伙人的解体、品牌的集中规模式诞生和消亡、企业的批量裁员甚至直接倒闭……

 

再譬如:战略的忽左忽右、战术的无法推行、VI的全面调整、定位的飘忽不定、从产品及促销方式的跟风到展厅及风格的同质化、从一窝蜂的央广高炮到扎堆的明星代言……

 

以稳健著称的实体经济,最近几年在陶瓷行业表现出几乎与非实体经济一样的飘忽摇摆——这都着实令人大捏一把冷汗。

 

陶瓷行业一度在改革开放政策及房地产经济双向红利的拉动下,着实走过了其高速发展的辉煌30年,可是如今,红利的潮水退去,裸泳者众,不适应者亦众。然而,不适应始终是暂时现象,毕竟个人体质有差异,即便是全部大冬天裸泳,还是有人可以不感冒,甚至,有人感冒了好得也快。

 

 

 

 

是以,在2018年,尽管同样是集体焦虑、迷茫甚至盲从,但我们终于还是欣喜地看到:盲从者开始停下脚步冷静思考,迷茫者也逐渐清醒,重新找回自我。

 

比如:大批南庄企业开始考虑品牌真正的意义不止是拿来消化库存那么简单,而应该是消费者识别产品的标识,具有其独立的内涵与外在表现。

 

比如:一度被潮流风格带偏了、跑偏了既定方向目标的企业,开始停下来重新思考,并修正方向,再次回归到自己原本坚持的经典方向上来。

 

再比如:“沉默的大多数”佛山本土企业,终于从“闷声发大财”的传承思想里探出了头,大规模借力各大平台发声进行宣传。

 

还比如:一批老一辈企业家群体及老板,终于意识到自己确实在面对新时代和市场时,不及年轻一辈思想富于应变,并开始听取年轻人的建议。

 

 

 

还有:老板及决策层不再身居“庙堂之高”而忽视“江湖之远”下到终端走市场;下到终端走市场的总部人员,也不再只是吃吃喝喝玩玩,而是真正去了解代理商需求并协助其解决实际问题。

 

还有:厂家不再只是站在自己立场一味催发货,迫使代理商不断前行奔跑,而是开始与经销商一起携手合力推进销售进程。

 

还有:终于想明白了企业及产品的定位,上下通吃的做派行不通,认真基于优势长处的精准定位才具有识别度。

......

 

所有这些转变,都已然昭示:行业已经逐渐从阵痛和焦虑、迷茫和盲从中尝试并寻找到方向了。或者说,至少已经真正开始在独立思考并寻求突破,且部分企业已经小有成就。

 

 

远的不说,就说说近期的设计周参展状况吧。本届设计周上有不少企业首次参展,其中包括了金牌亚洲、宏陶陶瓷等企业,他们参与展会本身就是一次较大的跨越。譬如金牌亚洲,本身在生产技术层面的投入,始终都毫不吝啬,自创立之初到今时今日,一路走来重大的投入始终在其技术领域,而品牌则沿用惯常的老思维:品质好自然有口皆碑。

 

饶是如此,他们也发现在新时代面前,“酒香也怕巷子深”,所以,“你好你得喊出来”让大家都知道你好,那才是真好。

 

同样的,作为老品牌的宏陶陶瓷,在设计周上以独家赞助设计师奖项活动的身份参与,显得极为巧妙。这个老品牌,产品品质和整体产能及创新实力都是首屈一指,唯独在设计师领域属新秀,于是,其与装饰类杂志及设计师关联平台的直接合作,就是清晰的有的放矢。此次设计周的参与方式独特,也体现出其雄厚的实力与清晰的方向。

 

 

还有,诺贝尔、新中源、金意陶等基于设计师思维的展示方式,同样体现出它们对于参与展会本身这件事情的深度理性独立思考。

 

当然,还有金尊玉大理石瓷砖今年围绕终端的一切轰轰烈烈的动作;金意陶经典仿古砖的回归;德利丰跳出陶瓷圈在泛家居领域的动作;通利定位仿石纹瓷砖的思考;东鹏代理进口品牌的运作;顺成集团继明星代言后在技术创新领域的发力和后续研究中心的筹备建立等等。

 

这些品牌的动作,看起来似乎也并未有本质上的跳脱与突破 ,但真正细细观察并了解,他们其实已经逐渐走出焦虑、褪去迷茫的浓雾、停止盲从的脚步,正在尝试着突破走向明晰。

 

 

 

 

无论尝试的结果如何,我们相信一点:行业不是原来的行业,企业也终于开始不再是原来的企业了。这一点,或许是2018年寒冬里,透出的暖阳之光,我们拭目以待吧。

声明:文章内容转载陶瓷信息,仅作分享,不代表本号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谢谢!

 

 

点击底部“阅读原文”,即可进行参观预登记!